机床工人痴迷机械收藏二十年
编辑:admin
字号:A-A+
摘要:走进王福喜的厂院,宁静而整齐。除去生产车间,无论是办公室还是接待室、大厅、展览室都摆满了大大小小各种陈旧的工业机械和机械产品。其中最大的机械有近两米高,最小的是一

  走进王福喜的厂院,宁静而整齐。除去生产车间,无论是办公室还是接待室、大厅、展览室都摆满了大大小小各种陈旧的工业机械和机械产品。其中最大的机械有近两米高,最小的是一台只有一尺多宽,用来制作手表零件的微型机床。

  王福喜收藏机械已有20多年的历史了。因为父亲就是和机械打了一辈子交道,所以王福喜从上初中开始,就迷上了这些或是精巧或是粗笨的机器。王福喜说:记得收藏第一台机械时我才17岁,那时候家里还都不知道。当时从一个老师傅那里找到一台德国原产的车床,那台车床拉到家里时,我为此兴奋了好几天。

  在王福喜收藏的各种机械中,大部分是上世纪50年代前后制造的,主要是产自德国、美国、瑞士、捷克、日本和意大利等国家的200多件机械产品。

  问到收藏的故事,王福喜介绍:有一位年近八旬的老机床工人,当年工厂机械更新换代时,他收藏了三台磨床,其中有一台德国产的滚刀磨床是1960年产的,平时老人对这几台磨床爱护有加。王福喜获知后,不知跑了多少趟想要收藏这几件磨床,可老人死活不同意。后来老人故去了,老人的儿子将这几件磨床收藏起来,王福喜又接着一次次地找老人的儿子,偏巧这时摆放磨床的屋子因为停租,老人的儿子无奈之下这才考虑要转让,经过一年拉锯似的商谈,最后当王福喜跑去拉机械时,王福喜看到老人的儿子竟然偷偷地跑到一边掉下了眼泪。临走时,老人的儿子不停地叮嘱王福喜要好好替他收藏,为这一件藏品,王福喜说他前后跑了四五年的时间。

  还有一位老鞋匠,是个满族人。年轻时靠缝皮鞋度日,家里有一台祖传三代的缝纫机,将近二百年了。后来公私合营,老人去了小白楼的一家工厂。退休后,不管生活如何颠沛流离但这台心爱的缝纫机一直陪伴他身边。转眼,老人看看自己一年老似一年了,想想百年之后,唯一割舍不下的就是这台缝纫机,于是便四处打听,打算给这台缝纫机找一个合适的安放地方。后来他从报纸上看到了王福喜收藏机械的事迹后便慕名而来。结果,因为不认识路,在公交车上整整转了多半天才找到王福喜的展馆。最后,看到王福喜满屋的藏品,尤其是看到多年来王福喜收藏的70多台大大小小的缝纫机时,老人露出了欣慰的笑容,因为老人觉得把他这台缝纫机放在这里再合适不过了,上有几十万的大型机械,下有几十台姊妹产品,这样跻身其中无论如何也不算委屈了自己的这台缝纫机了!就这样老人分文没要就赠送给了王福喜。老人的儿女们知道了不同意,认为不能就这么白白地捐出去,如果拿到市场上去,说不定能卖个好价钱,可老人坚持自己的意见。

  在王福喜厂内的几间展室内,各种机械摆放有序。这里的每件藏品都有一番经历,每件机械王福喜都能说出一个感人的故事。王福喜说,这些藏品灌注着他二十年的心血,而年近不惑的他对收藏机械的那份执着与热情却变得更加炽烈。他指着办公室东墙的三台机械问我:知道这是做什么用的吗?我摇头,他说:在东丽电影院看过电影吧,这三台机械就是当年的放映机,因为现在都换数码3D的了,所以这三台放映机便由区文广局专门赠送给了我。我问他,现在在这个领域你的藏品收藏到了什么程度?王福喜说:现在在全国,收藏这个的不多,也就几家,但在国外人数却众多!从我的藏品来看,基本将国内80%以上的藏品都收到了。

  随着科技的迅猛发展,这些纯机械的东西越来越稀罕了,所以能将它们保存下来是一件非常有意义的事!谈到他这些藏品的未来,王福喜的心里充满了无限的憧憬,他说:我们在东丽区航空商务区专门买了新馆址,到那时展馆将从工业文化的角度将这些机械藏品展现在世人面前。

作者:admin 来源:未知 发布于2019-06-12 11:43
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转载请注明出处 收藏:
您可能喜欢的文章
热门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