此人是梁山地贼星,功绩卓著,然而却只排在倒
编辑:admin
字号:A-A+
摘要:梁山人物登场时,基本都有一段赞辞。这里不妨将本文要写的这位人物的赞辞附上,大家先猜猜看他是谁:“骨软身躯健,眉浓眼目鲜。形容如怪族,行走似飞仙。夜静穿墙过,更深绕

梁山人物登场时,基本都有一段赞辞。这里不妨将本文要写的这位人物的赞辞附上,大家先猜猜看他是谁:“骨软身躯健,眉浓眼目鲜。形容如怪族,行走似飞仙。夜静穿墙过,更深绕屋悬”。

我想答案应该是显而易见的。没错,他就是对应地贼星,梁山排名第一百零七位、绰号鼓上蚤的时迁。

时迁上梁山后立的第一功就是时迁盗甲。梁山杀死高廉,朝廷派呼延灼为兵马指挥使攻打梁山。受命于危难之时的时迁上演了一场经典的偷窃剧目。他溜进房间,上了房梁,学老鼠叫骗过徐宁娘子,终于盗甲成功,骗来了徐宁。宋江打败了呼延灼的连环马,改变了梁山的命运,却没有改变时迁的命运。

攻打大名府救卢俊义是时迁立的第二功。时迁潜伏进北京城,放火烧翠云楼,引起了恐慌,大名府一下子乱了,梁山人马不费吹灰之力,救出了卢俊义和石秀;攻打曾头市,时迁和顶头上司戴宗前去踩点。时迁深入敌人内部,不仅胆大,而且心细,将情况摸得了如指掌。时迁作为梁山的人质,被关押在法华寺内。听到外面杀声大作,就爬上钟楼敲钟为号,打响了决战的第一枪!

《水浒传》中的时迁,不仅性格鲜明,却战功卓著,但排名却是梁山第一百零七位,仅高于金毛犬段景住,这显然是不公平的。《水浒传》作者塑造了一个光彩过目的时迁,又为何将其排在如此低的位置上呢?数百年来不少专家、学者对此都进行过探讨和研究:

一是梁山领导人的定位。杨雄、石秀二人杀死潘巧云后,时迁跟随二人投奔梁山,在祝家庄因偷吃公鸡被捉,杨雄、石秀到梁山求救,晁盖对偷鸡玷污梁山形象一事很是反感,要把杨雄、石秀杀掉。宋江为了顾及晁盖的面子,牺牲时迁来保全杨雄、石秀二人。一句“那个鼓上蚤时迁,他原是此等人”就把时迁完全打入另册,宋江之言就等于盖棺论定,没人敢去推翻。作为一个政治斗争的牺牲品,时迁最后只能处于一个功高位卑的尴尬地位。

二是时迁是主动上梁山的。梁山上除了被官方逼上梁山的林冲、宋江之流,就是被梁山逼上梁山的卢俊义、朱仝之流,当然还有降将和技术人员,真正主动上梁山的只有时迁和孙立等,都没有得到好的排名。这与作者的价值观有关,作者是很喜欢梁山好汉的,但在他心灵深处,其实是反对梁山对抗朝廷的,他不能给这些落魄的好汉找到出路,只能让他们被逼上梁山,而对于找不到理由逼上梁山的时迁等人,都安排到地煞之列。

三是时迁的出身是一个小偷。在中国传统文化里,小偷永远是下三滥的角色。梁山打起“替天行道”的大旗,就是要做道德的制高点。在武力至上的梁山,小偷更是上不了台面,在他们的字典里杀人放火是可以理解的,小偷却永远都是小贼。时迁是以低起点的小偷身份进入梁山组织,他赖以成功的方法始终是小偷那一套翻墙越户的本领,他只能是个鼠摸狗盗之辈,所以时迁只能排在盗马贼段景住的前面。

作者:admin 来源:未知 发布于2019-05-09 09:15
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转载请注明出处 收藏:
您可能喜欢的文章
热门阅读